三峡人寿上半年亏损0.58亿 并列第一大股东新华联陷债务危机

  华声网:三峡人寿上半年亏损0.58亿 并列第一大股东新华联陷债务危机20%股权被冻结

  近日,三峡人寿发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保费收入8.63亿元,与去年同期的1.31亿元相比,增长了558.78%;实现净利润为-0.58亿元,与去年同期的-0.28亿元,亏损有所扩大。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三峡人寿有45%的股权被质押和冻结,其中并列第一大股东新华联控股更是深陷债务危机之中,目前,新华联控股正在主动启动引进战投及瘦身减持计划,出售持有的部分投资股份及银行股权以回笼资金。而在瘦身过程中,三峡人寿作为一项金融资产是否也会被处置还尚未可知。

  华东理工大学特聘副研究员、法学博士王鹏鹏指出,险企股权被冻结应该是被拿去抵质押,然后被司法冻结,如果债务没法清偿,确实会被处置,若股权被处置,则会引起险企股东变动,对公司经营有可能产生影响。

  亏损面扩大 总经理仍空缺

  天眼查信息显示,三峡人寿是重庆市委、市政府支持,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批准设立的全国性保险金融机构,同时也是第一家总部位于重庆的中资寿险公司。于2016年4月获批筹建,2017年12月21日获批开业,注册资本金为10亿元。

  近日,三峡人寿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保费收入8.63亿元,与去年同期的1.31亿元相比,增长了558.78%;实现净利润为-0.58亿元,与去年同期的-0.28亿元,亏损有所扩大。

  另一方面,三峡人寿总经理一职仍然处于空缺状态。作为三峡人寿筹建成员之一的安逸民,于2018年6月被监管部门正式任命为总经理,任职仅半年就离职了。2018年12月21日,指定董事长黎已铭为公司临时负责人,代行总经理职权。自2019年5月,担任三峡人寿副总经理的于致华被标注为主持工作。

  最新披露的2020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仍由于致华主持工作,也就是说,三峡人寿总经理一职自安逸民离职至今已经空缺一年半的时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般而言,一家公司的发展战略一旦确定,需要持续地经营推动,用较长的时间才能实现战略目标,而高管的频繁变动,则有可能造成战略的不断变化以及经营思路的改变,不利于公司在审慎决策的基础上持续推动战略目标的实现。”

  本报记者还注意到,三峡人寿净现金流由正转负,二季度为-1.36亿元,而上季度为2.22亿元。其中,1-3年综合流动性比率为负,数值为-194.96%。

  对此,三峡人寿解释为:“主要由公司上半年新拓展的大量长期期缴单引发,其续期保费现金流能覆盖赔付退保等的现金流出,对公司现金流的影响是正面的。”

  另外,三峡人寿3-5年及5年以上现金综合流动性比率低于100%,为45.43%、22.18%。“主要因公司存期为三年的资本保证金即将到期引起的投资资产久期相对较短所致。”三峡人寿说道。

  该公司表示,为保持公司健康发展,使公司能够应对极端压力下的流动性需求,拟采取的措施包括,一是在保证总资产收益率的要求下,公司配置适量优质流动性资产,如现金、货币基金、短期存款等,保证公司的流动性资产比例不低于总资产的5%;二是上述优质流动性资产能满足公司可以预期到的退保、大额赔付、满期给付。即使在退保率、赔付率突然上升的情况下,该类资产也基本能满足未来的支付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六月,三峡人寿售卖的“三峡惠民保”产品组合,销售规则不合理,严重偏离主附险设计原则,且偏离重疾险保障本源等问题,造成违规,被银保监会通报批评。

  通报显示,三峡人寿“三峡惠民保”由主险“三峡福惠民保重大疾病保险”和“三峡附加惠民保两全保险”构成产品组合。宣传称,其保证收益率高达6%;“主险发生重大疾病保险金给付后,附加险现金价值减少为零,保险责任终止”,这种设计模式可能会诱发被保险人罹患重疾但不申请理赔的行为,背离了重疾险的保障初衷。

  截至4月20日,已售“三峡惠民保”产品组合中主附险的件均保额比例为1∶46,严重背离附加险从属于主险的基本设计原则。与此同时,所有有效业务的保险金额为13.55亿元,但主险保险金额仅有1.4亿元,“重疾+两全”的产品组合严重异化为理财产品。

  对于违规行为,银保监会决定对三峡人寿采取禁止新产品备案6个月的监管措施,并要求其立即开展中介渠道业务清理整顿工作,强化销售行为和销售渠道管控,对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自查整改,严肃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对于公司整改措施以及执行情况,三峡人寿称,按照《决定书》的要求,公司开展了中介渠道、销售渠道和销售行为的清理整顿,重点排查了中介业务主体风险、销售行为管控风险、中介业务财务管理风险、中介业务内控管理缺陷等,对清理排查发现的问题,进行了主动纠正和整改;开展了对事件的调查,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了严肃问责,问责处分全部执行到位;按时向银保监会报送了自查整改和问责情况报告。

  45%股权被质押冻结 并列第一大股东新华联陷流动性危机

  目前,三峡人寿股东有6家,为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重庆高科集团有限公司、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江苏华西同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均持有20%股权,并列为第一大股东;重庆迪马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5%;重庆中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

  本报记者注意到,目前,三峡人寿四位并列第一大股东中,新华联控股所持有的20%股权被冻结;江苏华西同诚向外质押了全部所持20%的股权。另外,重庆中科建设向外质押了全部所持三峡人寿5%的股权。这意味着,三峡人寿有45%的股权处在被质押的状态。

  王鹏鹏向本报记者表示:“股权质押股东将保险公司所持有的股权质押出质的目的在于获得融资。股东出质融资对于保险公司来并没有直接的影响,只有当股东无法按照约定偿还融资贷款时,债权人才有可能对出质的股权进行处置。但是,若保险公司的股权被债权人处置,此时就会对保险公司的经营造成影响,同时造成保险公司的股东被动变动。”

  朱俊生也指出,股权质押本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行为,一般而言,国有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相对较少,而民营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更普遍,因为民营企业融资渠道相对较窄,保险公司股权是质量相对较高的押品,融资比率比较高,质押融资是很多企业的选择。但如果个别股东有过于激进的质押融资行为,会加大自身流动性风险,进而危及险企股权结构。

  需要指出的是,该公司并列第一大股东新华联目前正面临流动性危机。今年3月,该公司一只10亿元规模的中期债券未足额兑付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这起违约事件直接推倒了新华联控股债务清偿的多米诺骨牌。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3月份至5月份,新华联控股有至少25.1亿元债券未能在兑付期内兑付。目前,新华联控股境内外存续债券共11只,总金额达102.5亿元,其中有48.6亿元债券将于年内到期或回售。

  日前,新华联控股在货币网公开发布了其《2019年年度报告》和《2020年一季度合并报表》。两份报表分别显示,2019年末新华联控股总资产1264.4亿元,全年实现净利润18.90亿元;2020年一季度末总资产1125.09亿元,本季度实现净利润-71.82亿元。

  一个季度巨亏近72亿元,这相当于将前三年累计实现的净利润全部亏损完,该公司2017年至2019年净利润合计为74.45亿元。

  目前,新华联正在主动启动引进战投及瘦身减持计划,出售持有的部分投资股份及银行股权以回笼资金。而在瘦身过程中,三峡人寿作为一项金融资产或许也会被处置。

  当下,新华联所持三峡人寿股权已处于冻结状态。虽然暂时来看,尚不会对三峡人寿经营造成直接影响,但一旦危机真正爆发,这部分股权被处置,公司经营管理也难免受到波及。

  王鹏鹏曾向本报记者表示,险企大股东若出现变动,势必会影响经营管理,包括公司的董事、监事以及相关高管都有可能出现变动。

评论

  • 华声推荐
  • 国内
  • 影视
  • 国际
  • 财经
  • 汽车
  • 百科
  • 观察
  • 探索
  • 债券
  • 理财
  • 产经
  • 两性
  • 直销界
  • 联播
  • 法律讲堂
  • 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