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了个这样一个女婿上门,不过是年少时考了个秀才而已

  云娇抱着锦被往床内侧躲过,气怒交加脸色涨红,她生母是外祖母跟前最小的女儿,她如今不过十岁,沈长东却比她父亲还要年长一岁,其长女钱书雅更是比她还大上几岁,长子钱书明也已与她同岁,次子也已呀呀学语,庶子女更有好几个,谁能料到沈长东竟恬不知耻至此。舅父也真是识人不清,招了个这样一个女婿上门,不过是年少时考了个秀才而已,这般品德行径,虽是个读书人,倒不如似那些个打鱼耕田的。


     “姊夫,还请你自重!”云娇见骗他不过,便也不掩饰满面厌恶,强自镇定,眉目间一片怒色。沈长东见她横眉怒目,竟也有些气势,不由有些怔住,转念一想,不过区区一个小丫头而已,他还惧她不成?当即冷哼一声:“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就凭你一个小小庶女,我瞧上你便是你的福气,你能嫁回钱家做个妾就该知足,装什么清高圣洁……”说着已然探身往床上去。云娇到底也才十岁,何曾经过这般事,方才皆是强自镇定,此刻见那禽兽扑将过来,顿时吓得手足无措,放声尖叫:“来人呐!蒹葭!木槿!”沈长东见她慌张无措,失了平日里清雅可人的模样,反倒让他更兴奋,搓了搓手嘿嘿直笑:“今日你便是叫破了嗓子,也是无人应你。


      ”他早已打点好一切,那两个婢女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这栖霞苑是老不死的住处,老不死的自从病下之后,这栖霞苑早已不复当初在家中的地位。忠心陪着老不死的也就一个李嬷嬷而已,那老东西年岁大了,耳聋眼花的,每日只死守着那个老不死的,听不到这边的动静。老不死的住在东侧房,离这西侧房且远着呢,况且眼下她已然糊涂,又断了一条腿,便是在她眼皮子底下,也不惧她半分。眼前这位表小姐,不过就是个不得宠的庶女,千里迢迢而来,身边就带了两个贴身小婢女,可见她在家中地位。


       这也难怪,一个庶女而已,能有多大排场?来了钱家,岳母大人也不曾在她身旁安排什么侍候之人,岳父更是连见都不曾见她,想来他二人并不待见这个外甥女。他若是再不趁机为所欲为,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天赐良机?云娇正自惊慌无措,口中言辞激烈,复又想起桌边绣框中有把剪刀,正欲下床抢了剪刀,或是伺机夺路而逃,或是与这y贼同归于尽,总归不会让他得逞就是了。“嘭——”正当紧要关头,门被人从外重重的一脚踹开,蒹葭迎头冲了进来。“蒹葭!”云娇心中一松,晓得自己今朝算是逃出生天了,抱着锦被缩回墙角,喘息微微。


       “姑娘,你怎样了?”蒹葭瞧见云娇惨白着脸像是吓得不轻,不由大急,急急冲到床边。沈长东脸色一变,不曾想这个婢女竟回的这般快。他知今日错失良机,此事已是无望,反倒打草惊蛇,日后这个表小姨怕是更不容易得手了,他不由恼羞成怒,抬手便重重的给了蒹葭一巴掌。破口骂到:“小娼妇,敢坏老子好事,老子打死你!”蒹葭被打的一个趔趄坐倒在地,也不在意嘴角溢出的鲜血,抬手捂住红肿的半边脸,朝门外高声呼道:“谷莠子,你快进来!”沈长东生性残暴,原本还欲再打,一听院外还有其他人,心下不安,也不敢多留,便狠狠瞪了一眼蒹葭,直接拂袖而去。谷莠子跟着便进了门,与沈长东擦肩而过。“姑娘你没事吧,”蒹葭从地上站了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灰尘,迎到床边殷切的望着云娇。“小的见过九姑娘,”谷莠子行了礼,他方才见这钱家姑爷自自家姑娘房中而出,姑娘的脸色更是难看至极,自知事情有异,犹豫片刻到底还是不放心,遂问道:“九姑娘,那沈姑爷……”

版权声明: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评论

  • 华声推荐
  • 国内
  • 影视
  • 国际
  • 财经
  • 汽车
  • 百科
  • 观察
  • 探索
  • 债券
  • 理财
  • 产经
  • 两性
  • 直销界
  • 联播
  • 法律讲堂
  • 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