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在战斗中不慎摔了一跤,竟歪打正着立了一功,得到一个外号

1943年秋,已经走到穷途末路的日寇仍然在进行垂死挣扎,兵分三路,分别从镇江、芜湖、南京向江苏、浙江、安徽交界处的国民党统治区发起进攻。驻守在这个地区的国民党部队当时共有15个团,兵力达到日军的四倍,竟然根本不加抵抗就望风而逃。这样一来,使得日军得以长驱直入,仅用短短三天时间就重新占领了宣城、广德、滦阳、郎溪这四座县城。

与国民党望风而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四军却坚决抗日,毫不退缩。1943年10月,新四军第六师第十六旅奉上级指示,对进犯日寇予以奋起抗击,只用了十天左右,就控制了被日军所侵占的广大农村地区。新四军通过武力斗争和宣传攻势双管齐下的策略,收缴了不少散兵游勇的枪枝弹药,并且宣传组织群众,开辟了该地区新的抗日游击根据地。

为了继续打击日寇、巩固根据地,十六旅旅长王必成、政委江渭清决定攻克新桥据点,并将这个任务交给旅部特务营二连。

二连连长戎克勤接到通知后立即赶到旅部领受任务,王必成、江渭清一见他就说:“小戎,明天要你们连去攻打新桥的伪军据点,你有把握吗?”

戎克勤说:“旅长、政委,你放心,战士们连一定能打下新桥。”

“可是你要明白,驻守新桥据点的伪军连长卢应奇心狠手辣,号称‘剿共屠夫’,他手下的人马装备远远比我们的先进……”江渭清有些不放心地说道。

“不管这个卢应奇有多横,我们也坚决要灭掉他!” 戎克勤斩钉截铁地说道,显然他已经被江渭清的话激发了斗志。

江渭清说:“不是我们不相信你,但一定要把情况向你说明。那好,这次攻打新桥据点就看你们的了!旅部提供不了别的帮助,只有一门迫击炮,三发炮弹,其他由你安排了。”

戎克勤说:“是!保证完成任务。”

当天下午,戎克勤就带着副连长罗强发及3个排长,去新桥察看一下敌情、地形,回来后就召开了排以上干部会,布置了战斗任务,具体明确地分了工。

评论

  • 华声推荐
  • 国内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军事
  •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