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饮下毒酒的瞬间,宋江才明白,梁山真正的老大从来都不是他

引言: 五代至北宋初期,因为一些漕路、水库多次决口,河水汇集于梁山四周,并逐渐与南旺湖连成一片,才形成了所谓的“八百里水泊梁山”。若干年后,一位文人以梁山为基础,谱写了一段江湖交织庙堂、热血浸染阴谋的英雄赞歌《水浒传》。 小富即安一一白衣秀士王伦

王伦本是一位书生,十年寒窗挑灯夜读却不及第,由此心生怨念,一气之下拉着杜迁落草为寇,并将梁山选做根据地,安营扎寨,呼啸山林,随着宋万、朱贵等人的相继入伙,梁山也初具规模。

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但这也不过是书生自谦之语,古代的读书人文化素养还是挺高的,即便是落第秀才,也不全然是无用之辈,就譬如王伦,暂且不论他的文学水平如何,至少他的眼光是不差的,梁山的确是当时的一块宝地。

王伦和杜迁等人武力稀松平常,人马也不足,他们首先要面临的是官府的围剿,因此,若想站住脚,必须依靠地势之利。而梁山地势险峻,有天然的关口,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再加上外围浩浩荡荡的湖泊,山路水路重重险阻可赖以拒敌,实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天然堡垒。

当然,组建一支势力,钱财是必不可少的,王伦、杜迁均非富贵人家,最初是依靠柴进的资助,如果没有经济来源,终归不是长久之际,打家劫舍风险太大,且容易成为众矢之的,并非明智之举。

因此他们需要一个能够自给自足的地盘,而梁山正好符合这个条件:靠万顷碧波,则水产丰富;有山高林深,故资源繁多;更何况山谷之中还有一块广阔肥沃的土地,完全可以开垦成良田。

无奈王伦有眼光无眼界,空守宝山而不知取,拉着三、四位能力平平的头领、聚着七八百喽啰便心满意足,一种“小富即安”的心态显露无疑,殊不知,当时民生凋敝,似他这样的落草者只会越来越多,如果一直固守自封,梁山这块宝地迟早会被更强大的势力占据。

不仅是“地利”,“人和”方面王伦亦是失败之极,作为领导,他不思考如何壮大自己的团队,只是担心自己地位不保,从而排挤能人好汉,只招纳平庸之辈,妄图以这种方式来稳固自己的地位。殊不知,一个优秀的头领,靠的从来不是武力,而是以德服人。

就譬如林冲来投,王伦如果能够以诚相待,那么林冲必然会记住这份恩情,他也就有了一个强大的助力,无论是进取还是退守,都游刃有余。一方面,他没能阻止林冲入伙,另一方面,又摆出副妒忌贤能的嘴脸,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坏人做了,还没达到目的”。

评论

  • 华声推荐
  • 国内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军事
  •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