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约定以审计结果作为结算依据 法院能不能把行政审计意见作为证据审查?

  01

  问题:双方约定以审计结果作为结算依据,法院只能被动接受审计结果,还是把审计结果作为证据审查后再决定可否作为定案证据?

  2007年7月2日,双方就旅游学院新校区工程签订了《补充协议》约定““本工程属乙方部分垫资工程,工程总建筑面积约9.6万平方米,工程总造价已突破原工程造价(以最终审计决算为准)”

  02

  争议焦点:审计局出具的《审计报告》能不能作为认定工程款的依据?

  河北高院认为,承德市审计局听取了双方的意见,在双方确认工程量的基础上,综合考虑各方因素,作出了《审计报告》。住总集团对审计报告最主要的异议是审计报告没有认定材料确认单中的价格。因材料确认单没有监理单位签字,不符合双方的约定,故审计报告中没有按照材料确认单中的价格确认并无不当,住总集团对审计报告最主要的异议不成立。

  03

  最高院裁判摘要

  关于住总集团上诉主张《审计报告》不应作为结算依据问题。

  本院认为,在《补充协议》中,双方对工程总造价约定以最终审计决算为准。住总集团认为这一表述并不表明双方已对工程款的结算以审计机关的审计为准达成了一致,但该表述亦未排除国家审计机关审计的方式。因此,一审法院有关双方约定了以审计为工程价款结算依据的认定,具有事实依据。同时,住总集团与旅游学院对审计报告确定的工程量均无异议,关于取费标准和计价规则,从审计报告的内容可以看出,承德市审计局在审计过程中,充分听取了住总集团和旅游学院的意见,综合考虑了多方面因素,采取的审计方法和原则也兼顾到了双方的利益,一审法院将其认定为工程价款的结算依据,符合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维持。

  注:最高院2015年审判纪要第49条“合同约定以审计机关出具的审计意见作为工程价款结算依据的,应当遵循当事人缔约本意,将合同约定的工程价款结算依据确定为真实有效的审计结论。承包人提供证据证明审计机关的审计意见具有不真实、不客观情形,人民法院可以准许当事人补充鉴定、重新质证或者补充质证等方法纠正审计意见存在的缺陷。上述方法不能解决的,应当准许当事人申请对工程造价进行鉴定。

来源:精诚法律人

评论

  • 华声推荐
  • 国内
  • 影视
  • 国际
  • 财经
  • 汽车
  • 百科
  • 观察
  • 探索
  • 债券
  • 理财
  • 产经
  • 两性
  • 直销界
  • 联播
  • 法律讲堂
  • 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