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人知的“合发全球”内幕(四):“合发”更名为“合美惠”,杨剑凌、孙庆明欲继续收割

版权声明:本文由华声网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在上一篇文章中,华声网讲到了合发公司董事长万百万入狱期间,合发的代理们群龙无首,2019年1月18日毛某萍携“合美惠”APP正式正为合发公司的代董事长继续制造“上市梦”。

 

据公开资料显示,合发网络成立于2011年8月5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为Barry Want(万某水,又名万百万)。此人还控制了合耀(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泰然保合保险销售有限公司、东唐西市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玖粤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永龄(上海)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

 

自2015年起,合发网络利用旗下从事房地产业务的“合发全球”APP电商平台以征召片区代理商、发展线下RM门店的名义组建网络。合发网络宣称“合发全球”是以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第三代互联网平台,是把创业、社交、消费、娱乐的线上线下融合打通的OTO闭环生态型平台,并以“赠送合发、合耀期权”“合发、合耀打包赴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等口号骗取投资者信任。事实上,合发全球先后采用“九级分成”“三级分成”的加盟制度,多层级发展会员,并通过收取初、中、高级门店加盟费等方式从事传销活动。

 

据了解,合发集团由“合发房银”到“合发全球”,再到“合美惠”,已经经历了三次改名,此次再次更换马甲为“合美惠”又是为何呢?

 

据知情人士透露,“合发全球”之所以更名为“合美惠”,其一是继2018年8月18日合发公司东窗事发之后“合发APP”便无法登录,为达到进一步敛财的目的,改名为“合美惠”。其二是2019年7月合发公司收到了上海市通信局对合发公司的“移动互联应用软件违规使用个人信息等问题”的通告,对此,合发公司对“合发APP”全面下架,由“合美惠APP”继任原有的“合发APP”中的各项业务功能。

 

 

 

在此次整改中,“合美惠APP”注册页面中增加了主动选择是否同意注册的功能项。同时,合美惠APP中增加了注销账号的功能。

 

 

 

然而据知情人士提供的消息,在合发公司经历了一系列的整改之后,合美惠APP依然因“风险管控”无法正常使用,该APP右下角的小感叹号赫然可见。

 

值得一提的是,华声网通过各大应用商店搜索“合美惠”APP,却并未找到该APP,据投诉人爆料,只能通过搜索平台搜索该APP进行下载安装。

 

试问,若是正规APP,合美惠为什么在各大应用商店均搜索不到呢?下面我们再看一下合美惠的奖金制度。


 

 

据投诉人提供的合美惠奖金制度图显示,在合美惠这款APP上,当会员成为R店(全名Register Merchant,即RM门店),就变成这个平台的代理商了。这时,该会员可以选择成为初级RM会员和高级RM会员,之后就可以代理平台上的任何产品,不同的产品有不同的收益。

 

 

合美惠奖金制度

 

据了解,一个会员成了R店,他现在在销售A产品,而对于A产品,合发给到会员的利润是多少钱,那么这个会员就会拿到多少钱,这个钱和他的推荐人是无关的。也就是说,只有把产品、资源或者项目对接到这个平台上的人才会有收益,其他人没有。在R店以上,还有更高的级别比如街镇代理、片区代理、城市代理等。

只有成为了高级R店,在此基础之上才有资格申请更高级别的代理,初级R店代理费是1万,高级R店代理费是5万元,区代是40万元,城代是300万元(二三线城市是100万元,一线城市是700万元)。当会员成为这个城市的代理之后,合美惠上的新楼盘、二手房、新零售、云商店等的收益都与这个代理有关。

 

据投诉人透露,“合美惠”与原来的“合发全球”APP除了代理级别变更,以及宣传原始股变成宣传期权这两处改变外,其制度模式两者并无太大区别。

 

据知情人士透露,合美惠在毛某萍这个掌权人在取保候审期间为了避嫌已淡出合发的管理层,而万百万又迫于代理的压力不得不罢黜了百度假高管王雷。因万百万一直向合发会员承诺今年必然上市,又无法向会员解释合发高管频频更迭的事实迟早会揭穿合发上市的骗局。所以万百万通过服务团队以高额报酬为诱惑为其猎色了另外两个核心人物:杨剑凌和孙庆明。

 

杨剑凌,目前任合发COO(首席运营官),主要负责合美惠电商平台。孙庆明,现任职合发CEO(总经理),全权负责合发各业务部门及行政管理部门。华声网了解到杨剑凌(曾在阿里任职、公寓家联合创始人)做为电商运营总监在业内享有一点小名气。孙庆明(曾任职拼多多,洋码头户外总监),其自诩在电商业有不可替代的名气。在这两位核心人物陆续到任后,万百万利用其此二人的干净背景各所谓的“名气”,开始向会员继续宣扬以“上市”为目的业务展开工作,利用各种代理峰会、产品发布峰会、各地区峰会,让此二人多次抛头露面,并在公开场合多次宣扬“合发”一定能上市。

 

在此华声网想问一下两位,试问在这样一个通过非法融资获得资金来源,并有着传销前科的公司,如何能成功上市,曾经做为知名企业的高管,你们有学识、有资历会不知道这样的公司所谓的上市就是一个骗局吗?你们就甘心如此被这万百万这样的“传销”分子利用,为这样的集资诈骗公司站台,与这些人为伍一起欺骗广大的受害群众,继续收割受害人血汗。

 

我们再来看孙庆明这位“合发”现任的CEO在合发的表现,其曾在济南代理峰会上公开表示,公司曾经做的不好得罪了一些专业人士才会造成现在公司合美惠APP不能正常使用,声称此类事件没钱解决不了的问题。而且此段讲话还被会员录制了视频发到了某音上。

 

另外据知情人透漏,合发内部,万百万对各业务口上业务主管完成指标业务量逼迫的非常紧。而我们这位CEO竟然也为工作人员未完成业务量在主管例会直接暴粗口指名道姓的开骂。

 

知情人还透漏整个“合发”内部目前笼罩在万百万的高压政策下加班加点的冲业务,仍然打着因“上市”需要的业务量,哄骗全国的代理和会员在APP平台下单购物,为其冲业绩。这里让小编为实担心的是,万百万其实知道合发明明无法上市,合发内部高管也明明知道“合发”上不了市,却把所有的精力与时间全部用在不断的让市场冲业绩,做财务流水。此举也一度引得公司内部员工议论,莫非万百万这是想在公司倒台前,能骗取到更多的现金流为以后跑路做准备吗?

  

图片来源:启信宝APP

 

华声网了解,“合发电子商务”于今年8月份更名为“合美惠电子商务”。股东谢正云(万百万的母亲)与何长珍(万百万老婆张晓梅的母亲)同时变更成了蒋婷婷和崔洋洋(崔洋洋为其老婆张晓梅的表弟)。据知情人士透露,虽然“合发电子商务”已经改头换面,但实际控制人还是万百万,蒋婷婷与崔洋洋在合发公司并无实权,在合发内部流程签字上也均是由万百万签蒋婷婷的名字。

 

尽管合发全球因涉嫌传销已多次被执法部门打击,其董事长万百万也因此遭受过牢狱之灾,合发全球与合美惠早已臭名昭著。但在铁的事实面前,仍然有合发的维稳者洗脑称“万百万入狱只是为了掩护国家好项目而受的委屈”,甚至有部分合发的忠实粉丝仍沉浸在万百万编制的“上市梦”中不愿醒来,我们来看一下部分合发的忠实会员在华声网的后台留言:

 

 

 

 

一位网名为“小六”的用户在华声网后台留言称合发公司有合法证照,华声网很纳闷,有经营执照就能证明合发公司不是骗子吗?难道你有身份证就能证明安分守法的好公民、能证明你不会违法犯罪吗?

 

而另一位网名为“牧牛”的用户则称华声网是在“欺诈蒙骗、胡说八道、攻击诽谤”,除此之外,据华声网了解,网络上还有不少维稳者称合发公司是“民族企业”、是“国家支持的企业”、是“老百姓的福音”。

 

 

图片来源:天眼查

 

华声网不明白这些维稳者口中“国家支持的企业”的定义是什么,但是照一般理解,应该是国企或者央企这些有国资背景的公司。而通过天眼查显示的“合发(上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图中可以看到是由两位自然人持股的,和“国企”、“国资”完全沾不上边。且合发公司曾多次因传销遭受处罚,这样一家有过“前科”的、劣迹斑斑的公司还能说是国家支持的企业吗?华声网百思不得其解。

 

华声网提醒大家,目前市面上很多传销骗局都打着“国家计划”、“国家支持”的旗号。同时也想问一下合发的这些维稳者及忠实用户们,难道你们愿意再一次被一个旁大的骗局所蒙骗,无型中再被割一次韭菜吗?难道你们非要等到最后发现钱财两空一无所获才恍然大悟、悔不当初吗?

敬请关注《不为人知的“合发全球”内幕连载五,保险业务继续维护其传销体系收割会员》


文章来源:华声网,版权为原创方所有,不代表本刊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评论

  • 华声推荐
  • 国内
  • 影视
  • 国际
  • 财经
  • 汽车
  • 百科
  • 观察
  • 探索
  • 债券
  • 理财
  • 产经
  • 两性
  • 直销界
  • 联播
  • 法律讲堂
  • 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