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连续跳水、二股东忙减持 大智慧蹭京东意在收割

  18年净利下滑72%,19年下滑94%,今年一季度再下滑469%。

  7月29日晚间,大智慧发布公告称,持股5%以上股东新湖集团于今年5月28日-7月29日减持公司股份约1988万股,减持价格7.08元/股-13.01元/股,共计套现约2.15亿元。

  作为老牌金融服务商,近几年来,大智慧跟随牛市,曾创造过14天12板的“妖股”好成绩,今年7月以来,券商股走出大涨行情,大智慧也连续五日涨停。

  但这样的股价背后,大智慧面临的却是连续亏损艰难保壳、重要股东频繁减持套现,以及信披违规引发的巨额诉讼等负面缠身。

  股价大涨,公司忙澄清股东忙减持

  7月2日-7月6日,大智慧连拉三个涨停。当天晚上,公司发布股价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市场环境、行业政策、主营业务、商业模式未发生重大调整,近期也未签订或磋商洽谈重大合同。

  这并没有影响到市场情绪,7月7日,大智慧继续涨停,公司当晚发布风险提示,直指重要股东减持、市盈率偏高、大额诉讼,以及业绩持续低迷等四大风险。

  一是第二大股东新湖集团接连减持套现;二是静态市盈率达到3942.6倍,显著高于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74.02倍;三是因虚假称述引发大额诉讼,确认应赔偿金额及期末尚未支付的受理费用2.54亿元;四是利润频现亏损。

  但次日,大智慧无视风险提示继续涨停,逼得公司再发公告澄清“利好消息”。7月8日,大智慧全资子公司财汇科技与京东数科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金融数据等领域加强合作。

  大智慧却指出,该协议系双方初步意向,仅为框架性、指导性文件,不涉及具体业务约定,具体合作的金额、内容、模式等均不确定。而且,2018年、2019年京东数科向财汇科技采购数据库总金额分别为106万元、123.42万元,仅占公司上述两年营收的0.18%。

  值得一提的是,新湖集团的大额减持已持续了一段时间。2017年7月,新湖集团以4.3元/股的协议转让价,耗资17亿元受让了大智慧实控人张长虹4亿股份,占比为20.12%,成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2019年初,大智慧站上互联网金融风口,股价持续走高,新湖集团也持续减持。2019年4月23日-9月30日,其减持1.6%股份,套现2.5亿元;2019年11月4日-2020年4月27日,减持1.998%股份,套现3.1亿元。算上最近的一次减持,累计套现约7.75亿元。

  盲目扩张,业绩频亏损艰难保壳

  公开资料显示,大智慧成立于2000年,2011年登陆上交所,公司主营业务产品包括金融资讯及数据PC终端服务系统、金融资讯及数据移动终端服务系统、证券公司综合服务系统、港股服务系统、直播平台等。

  市场普遍认为的同行标的还有同花顺和东方财富等,但从业绩上看,大智慧的经营情况远不如前两者。上市次年,大智慧就亏损了2.73亿元。此后,公司一直维持着两年亏损、一年盈利的情况。2012年-2018年,公司扣非净利润连续亏损7年。

  而同时期,东方财富成功收购西藏同信证券,成功转型为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互联网券商,同花顺也专注于互联网金融服务主业,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大智慧却选择了盲目扩张,频繁收购非主业资产,且收购后不断减值,最终高买低卖。2013年,大智慧向自然人黄孟杰收购互联网彩票销售公司杭州大彩,收购和增资合计7040万元,但出售合计5500万元;2014年,大智慧向自然人王德香、司继双、孙天学收购上海狮王,前后合计投资4545万元,仅收回3060万元;2016年,大智慧投资上海搬矿743万元,实际收回8千元,一度引发监管关注。

  此外,大智慧也曾计划收购湘财证券,转型成为互联网金融公司。但2015年,公司因2013年年报信息披露涉嫌违反证券法律规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收购以失败告终,并陷入一系列诉讼风波,引发大额赔偿。

  2019年4月,大智慧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张长虹因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涉及事项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拘留,接受调查。

评论

  • 华声推荐
  • 国内
  • 影视
  • 国际
  • 财经
  • 汽车
  • 百科
  • 观察
  • 探索
  • 债券
  • 理财
  • 产经
  • 两性
  • 直销界
  • 联播
  • 法律讲堂
  • 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