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老”围城:长沙多家养老机构因非吸爆雷,行业亟需监管

“他有两栋豪华的大楼,有很多老人已经住在里面,是重点工程,领导都来视察过,怎么会出事呢?”长沙爱之心养老公寓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多名受害老人,至今想不明白。

近日,长沙发生多起养老机构“爆雷”事件,上万人受害,涉案金额十余亿元。湖南省公安机关提示,2018年全省养老领域非法集资案45起,涉案金额35亿。而目前长沙市政府也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开展着养老机构非法集资的“排雷”行动。

华声网多方调查发现,一些投机分子打着“投资养老”的旗号,进行着表面看起来“上规模”、实则风险重重的养老公寓建设。在长达数年的时间内,大量养老资金被非法募集并肆意挥霍,最终这些机构资金链断裂爆雷。

长沙爱之心养老公寓 本文图片均为华声网记者 谭君 图(除署名外)

“集中爆雷”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有饭吃!”11月18日傍晚,长沙市爱之心养老公寓(以下简称“爱之心”)的一位老人对另一位老人说。

今年8月28日,爱之心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警方立案调查;11月17日,数月没领到工资的食堂工作人员“搞事”,200多名老人被迫停餐。

这些平均交了十余万“会员费”才住进来,且每月还要再缴纳二三千元生活费的老人们,没想到竟有这样的遭遇。好在驻扎在养老公寓的街道工作人员及时发现,迅速给老人买来盒饭,对付了当天的三餐饭。11月19日,政府请来新的工作团队入场,养老公寓的各项工作暂时得到恢复。

这只是长沙养老公寓集中“爆雷”的一个小插曲。

华声网在采访中了解到,爱之心涉嫌非吸的模式是通过兜售可以打折购买床位的会员卡,向老人募集50万、30万、11万等6个等级的钱款。爱之心承诺,预存的金额越大,享受的床位折扣越大,还可按年息12%付息。一年合同到期后,老人可以把本息取回,或将利息兑换成住宿费,到爱之心来住。

老人翻阅曾去看过的养老公寓资料

然而,今年4月开始,有老人发现,爱之心一夜之间“变心”了:业务员联系不上,客服电话打不通,不但此前承诺的利息没有,连本金都要不回。去住更是不可能,因为爱之心目前只有200多个床位,而交钱订床的老人有近4000名。

爱之心案发后,长沙市天心区将该案定性为以养老为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目前,相关涉案人员已被刑拘35人、取保4人、监视居住1人。据天心区委政法委的情况通报,截至11月26日,爱之心涉案金额达到5.05亿元,涉及的受害人数达到3972人。

天心区委政法委副书记张庆祝介绍,公安已派出50余警力积极追赃,但根据以往此类案件的查办情况,受害人遭受重大损失是必然了。为安抚老人,他们首先做到沟通渠道畅通,每半个月进行一次情况通报,而他的办公室随时接待受害老人的倾诉和咨询。

华声网从多个部门获悉,爱之心的“爆雷”并非个案。长沙市望城区一家名叫“顺祥”的老年公寓,情况比爱之心更为严重。顺祥非法集资的涉案金额达14亿,受害人数超过1万人。同时,长沙市浏阳市的华声岛老年公寓也发生了涉案金额过亿的非吸爆雷事件。

在此之前,浏阳民政部门刚妥善处理了一家叫“博文”的养老机构非吸事件。“搞非法集资的公司和养老公寓是同一个法人代表,我们将两者剥离,打掉了非法集资,安置好了老人。”长沙市民政局养老服务处李姓处长对华声网说,她今年6月调入养老处以来,即面临上述养老机构非法集资形势,“市政府拿出了前所未有的力度在处理这个问题。”

11月22日,在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公安厅联合主办的2019年湖南省防范打击养老领域非法集资新闻发布会上,湖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政委赵江文表示,2018年以来,全省依法侦破此类案件45起,涉案资金35亿余元,打击处理犯罪嫌疑人66人。目前形势仍然严峻,据不完全统计,湖南全省涉及养老领域非公企业有327家,据公安机关大数据研判,其中有37家企业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风险等级极高。

公开报道显示,今年7月,长沙市打非办和长沙市民政局联合印发通知,决定于7月29日至9月30日,在长沙市范围内集中开展养老领域非法集资风险排查和整治行动。11月5日,长沙市民政局召开专题会议,称近期发现多起不法分子打着“养老”的幌子,以“高额回报”为旗号进行非法集资的案件,“养老”变身“坑老”,严重损害老人合法权益,影响了社会安稳。11日,长沙市政府号召82家养老机构负责人签下抵制非法集资的承诺书。

华声网注意到,11月13日,长沙市民政局的官网将长沙市9个县市区中,已办理养老许可或者备案的63家民办养老机构予以集中公示。这个包括机构名称、地址、负责人、联系电话及床位数的“白名单”,持续保留在网站首页。

李处长告诉华声网,另外20家养老机构正在申请备案的路上,政府会实时更新名单。

万余名受害老人在“入坑”非法养老公寓前,为何没有理性抉择,又是如何被骗的?

爱之心养老公寓前台

“不容易的决定”

华声网采访的十余名受害老人中,几乎所有老人均认为,在选择涉案养老机构前,他们考察了市场上数家养老公寓,权衡了各种利弊,“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这些老人退休前的身份包括干部、大学教授、央企职员以及全国人大代表。

老人们都切切实实有住养老公寓的需求。原因大多为子女考虑,即住进养老院后,儿女省心,还有个别情况是失独家庭。

83岁的段大爷就是典型。他退休前是一个机关单位的副处级干部,因为儿子不在身边,70多岁时他就在考虑自己的养老问题。最开始,他想的是请保姆,但市场上好保姆难找,左邻右舍请的保姆均没有超过一年,他最终决定住养老院。

经过他的“调研”,目前市场上的养老机构分三类:一类是国有养老机构,但这些国营机构人满为患,像他这样尚未坐轮椅、能够自理的老人几无入住可能;二类是办得还不错的民办养老院,有的还能医养结合,护理老人也很专业,但这类养老院活动空间很小,里面住的多是失能老人,且收费不菲;让他倾心的只有第三类,即新建在城郊,环境好空气好,新房子新设施,设计好条件好,声称收费“合理”的。

这一类养老机构,基本不在民政局公布的“白名单”之中。但这类养老机构对段大爷这种身体健康、活动能力较好的“活力老人”,有较大吸引力。

爱之心养老公寓曾经接送老人的车辆

尽管,他们的“营销模式”与一些“搞传销”的神似。如,在老人们常去的菜市场、休闲场所,精准投放传单;对老人异常热情,“爷爷奶奶的喊得甜”;逢年过节、有事没事,去老人家里拜访,且“从不空手”;摸准老人“眼见为实”的心理,专车免费接送老人去参观,中午还提供一顿免费的午餐。

“天气好的时候,我们去看一下,就当一日游。”一位老人坦言。

在“打卡”过数家养老公寓后,老人们得知,这些养老机构均需老人“投资”几万至几十万元不等,成为会员、享受床位费折扣入住。投资款可返还利息,或抵作床位费。据老人们反映,这种“投资养老”模式有一个共同的“话术”:“国家提倡民间资本办养老,私人老板又没这么多钱,就从老人身上募一些,(好的养老机构)都是这么搞的。”

来自长沙、株洲多地的受害老人告诉华声网,相对一些“回报更高”的养老机构,他们选择爱之心也是考虑再三。

比如“有两栋装修豪华的大楼,具备养老规模,房子是老板自己的,不会跑路”“项目被列为天心区政府重点工程,天心区的相关领导曾去视察、调研,以及剪彩。”

今年83岁的卢奶奶,曾是央企下属子弟学校的高级教师,儿孙主要生活在美国。在预存11万成为“至尊”会员,并且拿了一次1.3万元的年息后,2018年4月,卢奶奶在女儿的催促下,正式住进了爱之心。

“我都八十多岁了,这里还不错,为什么不来?”卢奶奶说。原本她已经买好三居室的电梯房,准备请保姆的。

除了像卢奶奶这种情况,华声网还接触到了不少本着“投资+养老”双重目的的老人。有的老人是将投在其他养老机构的钱转投爱之心,有的投资时,还瞒着子女。

“这里利息不算高,但建设高端,我相信他们。”一位老人说,她没想到的是,爱之心这样投入大、上规模的养老机构也会爆雷。

爱之心养老公寓走廊

“上了贼船”

卢奶奶住进来之后,感觉“上了贼船”。

她先被安排住在西头一间没有阳台的房间。“多方打听后,说预先付5年的房费,可以找院长换朝南的豪华间。”希望有阳台晾晒衣物的卢奶奶,又交了9.6万元,以共计20.6万元的投入,换了满意的房间。

值得注意的是,投入11万成为会员后,卢奶奶住进公寓需再交纳包括每月床位费(1480元)、护理费(450元)、伙食费(700元)、管理费(1800/年)等在内的生活费。这些费用根据老人入住时间及会员等级各不相同,有的低至一千多元,有的高达三千元。

爱之心养老公寓广场,曾经很热闹

前面几个月,老年公寓“每天都很热闹”。广场大屏幕播放着激情的宣传短片,一车车从外面来的老年人在这参观、吃饭,食堂菜品丰富。

今年四五月份以来,公寓内的老人才逐步感觉到了各种“不正常”:来参观的人没了,整个公寓清静了,食堂的伙食水准降低了,地板有时没拖、卫生间手纸也没换了,甚至,有时食堂的碗都是老人自己在洗。

而人数更多的是还没有住进来的会员老人,他们大部分迟至今年7月甚至更晚,在利息无法兑现、媒体曝光时,才如梦初醒。

在11月5日的情况通报会上,天心区民政局称,爱之心入住221名老人,早已入不敷出,月收入约40万元,月支出约60万元,每月亏损约20万;大托铺街道办称,爱之心除了拖欠职工工资数月,迄今拖欠的土地租金也有150余万元。

住在里面的老人这才明白,他们只是爱之心请来的“托”。他们此前享受的优质养老服务,只是非法集资者刻意制作出来的“假象”。

所有受害老人们,在决策前都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这个行业的真实运营情况。

湖南红枫养老服务有限公司在行业中颇有口碑,有307张床位。该公司副总经理孙军向华声网表示,自己2014年进军养老产业以来,最大的感受是,“这个行业真不赚钱。”

孙军介绍,他这里老人人均月收费3140元/人。但,“这个价格仅仅是我们的成本价。我们之所以能实现微薄利润,完全是因为政府的补贴。”孙军说,红枫的房子由长沙市高新区政府仅按市场价40元/平米的一半收取租金,此外,红枫还享受了民政部门5000元/床的一次性建设费,160元-500元不等的每人每月运营费补贴。

长沙市民政局“白名单”中最大养老机构、位于长沙县的青松老年公寓,其负责人杨青松与孙军有同样的感受。青松床位数达到1500个,平均每位老人收费4000元,“全长沙市最高”。但这也是在民政部门的补贴、长沙县政府的划拨用地、以及国家每一项养老政策“几乎都落实到位了”之后,才实现的良好运转。目前青松床位紧张,需排队。

相比之下,作为非“白名单”成员,爱之心或没能到享受政策补贴,如不走“歪门邪道”,合法经营必然面临问题。

“资本运作”

对于陷入非吸“大坑”的受害老人,孙军抱以深切的同情和理解。

“养老是很现实的问题,不是老人‘蠢’,而是他们对未来有恐惧感。老人希望有好的养老场所,我们也希望给老人提供满意的服务。”孙军说,这些都需要大量资金进入。国家通过“放管服”等一系列政策,养老机构从许可变成备案,放宽渠道,激励民间资本进入养老市场,这本身是对的。经过这些年的经营,他也切实感受到养老市场的巨大。

但有一个核心问题:把老人服务好,谁买单?孙军曾查过红枫入住老人的平均退休工资,仅为2500元/月。“政府目前给的补贴,显然是不够的,老人必须拿出自己的积蓄”。

1  2  >  


评论

  • 华声推荐
  • 国内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军事
  • 探索